网站首页 科室介绍 医院概况 医院动态 法律法规 就医指南 医院文化 健康教育 科研教学 专家介绍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院内新闻
院内新闻
医疗动态
通知通告
 
  您现在的位置:医院动态 院内新闻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

2019年04月11日 12:50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

  

  

    “要想得到病人的尊重,除了不断提高自己的医疗技能外,还要认真对待病人,真心为病人付出。”他经常勉励自己。有一次,110送来一个衣衫褴褛的病人,王良坤检查发现患者呈频死状态,血压测量不到,脉搏摸不着,四肢湿冷,面色苍白,神志昏迷,左胸腔抽出大量不凝血,诊断为左胸刀刺伤,大血管或心脏破裂大出血,生命危在旦夕。他即刻将其送进手术室进行救治。通过几个小时的抢救,终于脱离了危险。当了解到病人以拾破烂为生,被一个精神病人剌伤,又无家属照顾的窘境后,他号召全院医务人员踊跃为病人捐钱捐物,病人感激涕零。 对待病人,无论贫富,王良坤都一视同仁,尽全力救治。

  

    在票据甄别中显示了急救车打出的正规收费票据,其中包括具体的收费明细,甚至包括等待时间的具体收费。相关负责人表示,每台急救车上都会配备专门定制的收费计价器,计价器打出的收费凭证都是具有唯一性的。“收据上的号码是无法作假的,假急救车也无法开出正规的发票。市民可以通过所持有的发票致电我们的北京市急救中心信访电话66013877,由工作人员帮助进行查询。”

  

    专家

  

  

  

  

  

    急诊比英美有优势

  

  

  

  

    献血车:一上午只来了7个人。2015年12月2日,记者来到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前的无偿献血车,这里异常冷清,一上午只有7个人来献血。据工作人员介绍,西单采血点的采血量在北京还算高的,其他采血点的情况更不乐观,有的一天也等不来几个人。但他也补充说,献血车受气候、节假日影响较大,四五月份和国庆假期时多一些。像西单点,一辆车每天有200多人来献血,符合标准的约170人;全年平均每天有100人左右,但比起巨大的需求还远远不够。

  

    今年3月,北京石景山区的许超(化名)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迎来了自己的宝宝。孩子出生次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拿着一个蓝本找到许超核查信息,提出新生儿需做新生儿足跟血筛查,并告知“这项检测总共50个检测项目,2项免费,其余48项自费,一共880元。”

    医生的手可能很脏。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调查发现,5%的病人感染源于医院卫生条件差。有些医护人员通常在接触患者后而不是之前洗手,而且医生比护士更不爱洗手。

  

    “血头”:血荒的得利者。记者刚来到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门前,就被一群人围住了。记者称家人住院,急需800毫升血,立马就有“血头”喊道:“3000元!我马上给你找人,包你明天就手术。”在献血大厅,记者观察到,血头找来的“互助献血者”达10余人。一名“献血者”说:“我们都是他们从网上招来的,献400毫升血给500元。”血荒让“血头”们找到了生财之路,他们借互助献血的名义,安排人假扮患者亲友有偿献血,获取高额利润。

    预约候诊时间太长是最受国人诟病的看病障碍之一。但挪威植物学家毕昂松·奥尔森觉得,在中国看病比挪威方便,有时候不用预约,到医院排个队就能挂上号。“在挪威,即使急诊,有时也需要等1~3天,其他慢病,预约到1年以后也很常见。”

    关键词:急救站点

    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一直是家长高度关注的话题。每次疫苗“出事”都会引发家长们的担忧。此前的山东疫苗风波也影响到了本市的接种。

  

  

  

  

  

    “暖医”报道传播了正能量

  

  

    昨日,北京晨报记者联系到了于莺,她向记者还原了事情经过。于医生当天一早乘坐深圳航空公司的ZH9581次航班去深圳开会,为赶飞机起得早,她登机后便睡着了。“起飞不久后,我模模糊糊听到广播里说‘请问乘客中有没有医生,麻烦过来帮个忙’,我下意识地就站起来了。”

  

  

  

  

    这是个品牌营销的时代,医院当然有权利通过微信、微博等网络平台,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扩大影响,维护医患关系。倘若立足于传播医疗知识,为患者提供挂号、咨询服务,提供就医信息与指导,从方便患者的角度,这样的推广有必要,也值得。但医院要职工每天发布广告之类的内容,且有加微信好友的任务规定,不免让人担心,这背后的真实动机。

  

    内地首个完成“手辅助腹腔镜”结肠癌根治术

    无论美、德、加、日,都设有完善的二级处理程序。医疗事故发生后,患者会首先选择第三方调解机构处理,相比较法律诉讼,这种方式的优势十分明显。德国医院协会主管梅耶尔解释说,一是时间短,在德国如果走法律途径一般要3~5年,甚至10年,而调解用时不到1年。二是免费用,各种费用均由保险公司支出;三是利于医患关系的和谐,患者和医生在调解处的安排下进行对话协商,共同讨论责任和赔偿数额,不会留下恶性后遗症。调解成功后,患者通常可以获得几千至几十万欧元的赔偿。所以,尽管德国每年医疗事故近20万起,法律起诉的只有4000多起。

  

    一说到手术,几乎所有患者害怕的第一关就是麻醉,几乎所有的患者和家属因不了解麻醉又无法看到麻醉的过程,对麻醉有许多误解和片面想象。提到麻醉,人们就有诸如“迷蒙药”、“失去知觉任别人摆布”等想象,心里充满恐惧和紧张。

    这个病人是“中央型肝癌”,而且伴发肝硬化,肿瘤长在第二肝门下腔静脉与肝静脉分叉处,包绕肝右和肝中的静脉根部,紧邻门静脉右支,手术中致命性大出血的风险,多发生在这里,这样的肝癌,以前是肝脏手术的“禁区”,他很信任我们,决定选择手术,那个手术正好是作为国家级继续教育培训班肝癌高难手术的一次全国直播。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
  • 痔疮是什么症状
  • 中医美容网
  • 中国国家人才网
  • 郑爽散步烟不离手
  • 长沙治疗青春痘医院
  •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在家祛痘的窍门
  • 肇庆现代男科医院
  • 注射乙肝疫苗
  •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月经安全期计算器

  • 长期干咳嗽怎么办

  • 张辛苑微博

  • 中国性健康网

  • 中老年营养奶粉

  • 孕妇可以吃茯苓饼吗

  •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怎样可以治疗失眠

  • 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

  • 郑州人民医院颐和医院

  • 治疗丙肝医院

  • 自体脂肪丰唇

  • 早餐吃什么最营养

  • 预激综合征

  • 中国最佳医院排行榜

  • 中国人卫网

  • 长沙眼科医院

  • 早产儿智力

  • 左旋肉碱会不会反弹

  • 指甲上有白点是怎么回事

  • 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治疗皮肤过敏的方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帮助向导 | 隐私安全声明 | 投诉建议 |

    地图


    版权所有:钦州市中医院 Copyright (C) 2005-2012 www.qzz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